三都在线,三都新闻网,三都信息网,三都信息港,三都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三都历史 >

福山:“历史的终结推迟了”

时间:2018-01-14 03:3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原标题:弗朗西斯福山:历史的终结推迟了核心提示:1989年,弗朗西斯福山提出历史的终结,称共产主义已死,民主****

原标题:弗朗西斯·福山:“历史的终结推迟了”

核心提示:1989年,弗朗西斯·福山提出“历史的终结”,称共产主义已死,民主****取得胜利。现在,福山承认他乐观得太早了。

参考消息网3月23日报道瑞士《新苏黎世报》网站3月18日刊登了对弗朗西斯·福山的专访。1989年,弗朗西斯·福山提出“历史的终结”,称共产主义已死,民主****取得胜利。现在,福山在美国加州斯坦福接受《新苏黎世报》的专访时承认他乐观得太早了。以下是采访原文:

美国政治体系出现故障

记者问:福山先生,人类如今着迷于普京、埃尔多安、欧尔班或特朗普这样的人物。这该如何解释?

弗朗西斯·福山答:我们最常听到的对民主的抱怨包括,民主导致了虚弱的政府。这样的政府喋喋不休,需要漫长的决策过程,不断纠缠于反对意见,****达成的妥协方案欠佳。我的确认为,美国的政治体系出现了故障,两极分化,瘫痪,由特殊利益主导。对有实干精神并且能做成事的政治家的渴望也由此产生。这导致普京这样的人物大受欢迎。

问:这些政治家确实能满足期望吗?

答:人们必须认识到,在接受优点的同时,也必须忍受缺点。民主国家存在强大的分权。如果一名政治家毫不关心行使权力的限度的话,分权就变得尤其重要。不过,解决行动力疲软的办**并不简单在于选举出一位强势人物,而是应该建立相应的**度,使依**高效行事和达成适当妥协变得更加容易。美国现在的政治体系缓慢且复杂,我称之为“否决**”,即通过否决施政。很多美国公民把对这种境况的不满归因于民主,因此他们选择了特朗普。

问:从某种意义上说,否决**只是过度的依**治国?

答:正是如此。美国在依**治国问题上做得完全过火了。比如要在加利福尼亚州修建一条公路,那么理论上讲4000万公民对此拥有否决权。那可能最快需要15年时间才能动工。

问:您是否在说,自由民主**已经在美国失灵?

答:我认为还没到这个程度。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人们讨论的一个有趣问题是,三权分立**度有多强大。在我和我的很多同行看来,特朗普具备专**领导人的全部特征:藐视规则、不顾程序、******度。现在的问题在于,是他会破坏**度,还是**度强大到能限**住他。

民主政治趋势出现转向

问:您撰写《历史的终结》时,世界正处于民主政治看似不可阻挡的胜利前进中。但这一趋势似乎出现了转向。

答:是的。这一趋势在2005年前后达到高潮,此后走向了另一方向。

问:没落趋势或许会因特朗普而加速。因为他是自伍德罗·威尔逊以来首位不将推动民主作为外交政策诉求的美国总统。

答:确实如此。特朗普既不谈民主,也不谈****,而是只谈美国的私利。

问:特朗普的态度难道不是对美国——比如向阿富汗和伊拉克——出口民主失败合情合理的反应吗?

答:或许是如此。越战后美国就已在回避这一领导诉求。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失利后,现在又出现了类似反应,即美国应只专注于自身利益。不过人们也必须明白,美国人民实际上影响不了外交政策进程。如果像罗纳德·里根一样的总统奋起高呼,为民主和自由而奋斗很重要,是时候遏**苏联了。那么美国人民也会追随他。因此,当前的孤立主义反转不会持久。

问:到目前为止,有一个关键词尚未出现:金融危机。它也助推了民主危机?

答:人们确实依旧低估了这一事件对历史进程的重要**。美国的银行危机以及欧洲的债务危机是精英阶层的杰作,也是失败的政治决策带来的后果。危机给普通公民造成严重****。而精英阶层则在很大程度上全身而退。因此很多公民对精英圈子的怒火是可以理解的。

人类实际上走错了方向

问:我们在对话中已经谈了很多自由民主的问题、缺点和弱点。人们可能会产生这样一种印象,自由民主难以解决更大的难题。您是否有捍卫这一理念的话要说?

答:对比什叶派和逊尼派冲突不断的中东,可以看到自由民主的巨大好处。土耳其、伊朗和沙特阿拉伯——所有这些国家都在为这场冲突煽风点火。它们支持相互实施****袭击的派别。这是欧洲在三十年战争(即1618年至1648年发生的战争,是由神圣罗马帝国的内战演变而成的全欧参与的一次大规模****战争——本报注)中出现过的极端画面。人类萌生自由民主理念源于一个很简单的认识:如果人类要认真对待宗教或认同问题,就必须找到一种****解决冲突的框架。在今天这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因为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共同生活着出身各不相同的人们。只有基于宽容思想、相互尊重和言论多样**的**度能够提供这种****的均衡。也就是:自由民主**度。自由主义可为在多样**中施政提供合理的解决方案。

问:但历史的终结还不会如此快地到来?

答:当初我写下《历史的终结》是要指出,我认为长期看,没有哪个替代方案比自由民主**度更出色。历史的终结推迟了,但目前这对很多人来说并非现实。我们现在实际上走错了方向。但历史的发展终将归于自由民主形式。我依旧对此深信不疑。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