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甸在线,施甸新闻网,施甸信息网,施甸信息港,施甸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施甸学校 >

援藏教师的故事:一半以上选择留下,教育援藏是

时间:2018-03-16 18:4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240.com
西藏最难熬的是冬季,漫漫长夜,万物凋零,滴水成**。在早晨6点多的黑夜里前行,因高原反应而造成的心跳加速、呼吸粗重,格外清晰。但援藏教师陈佐如没有停下他

  西藏最难熬的是冬季,漫漫长夜,万物凋零,滴水成**。

  在早晨6点多的黑夜里前行,因高原反应而造成的心跳加速、呼吸粗重,格外清晰。但援藏教师陈佐如没有停下他的脚步,作为山南一高年龄最长的班主任,他要赶紧到教室,陪孩子们早读。

  援藏教师陈佐如在课堂上。陈佐如:湖北孝感三中教师、任山南一高班主任

  自2016年8月进藏以来,从早晨6点到晚上10点,陈佐如几乎都在学校,随时都能找到他。这让他成为学生们心中的偶像。

  “选择到世界屋脊行走,是长在心中的梦想,没有人能撼动我的脚步。”陈佐如在日志中写道,“西藏,就是我的诗和远方。”

  2015年中央第6次西藏工作会议提出,每年选派800名教师进藏支教;2015年12月,有关部门印发了《“组团式”教育援藏人才工作实施方案》;2016年秋季开学,首批800位援藏教师和管理人员如期到岗。

  800人,平均年龄40岁,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时候。

  他们各有各的情况:傅欣离开上海时,女儿刚上小学一年级,妻子一个人要照顾三个家庭,“但责任在前,年轻人必须顶上”;决定援藏时,邹四雄的孩子刚上初三,“正是关键时候,我是一万个舍不得”;熊**国则可以放心地离开北京,是因为“妻子支持我的家国梦”;而对陈佐如来说,“西藏,就是我的诗和远方”。

  尽管有各种现实的困难,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说:走,到西藏去。

  “他们来了,他们到底能干什么?”西藏当地的****群众禁不住嘀咕。

  而不久之后,疑问、疑虑、疑惑就变成了洁白的哈达、热情的锅庄、香酥的牦牛肉和可口的酥油茶。

  藏族同胞们用自己的行动,让远方来的朋友,不想家。

  初上高原

  2016年9月初,在距离山南市40多公里的扎囊县,山南三高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批430名学生。崭新的教学楼、食堂、宿舍、操场,钟秋明和邹四雄站在学校大门口,看着闹哄哄的学生和家长,内心百感交集。

  时间提到5个月前。2016年4月初,湖南省教育厅就业指导中心副主任钟秋明已确认担任湖南第八批援藏工作队教育组组长,同时兼任山南市教体局副局长,钟秋明和邹四雄等5名管理****提前进藏。

  “上级安排我们是来考察情况、部署工作的。来了之后发现,当时山南三高的地面上还**粱⒋蜃凸と耍酱Χ65钡毕斐梢黄;刮赐耆ǔ桑”钟秋明有点蒙,怎么招生,从哪里找****,怎么安排课程,学校生活该是什么样,援助该从哪里开始?****都要从头开始……

  而距山南市300公里的“太阳之城”日喀则,则迎来了5000公里外的上海朋友。

  不同于山南三高的“平地起高楼”,日喀则上海实验学校是由上海**2004年援建的一所囊括了小初高三个学段的学校。

  “学校建校早,师资力量雄厚,****设施齐全,教学质量高,本身就是一所很好的学校。”援建学校的优质,让来自上海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副校长傅欣有点意外。

  “我们来援什么?我们能援什么?一年时间能留下些什么?”傅欣****着与湖南援藏队伍完全不同的“考题”。

  而在山南一高,第一学期期末****一结束,“血淋淋”的成绩给了山南一高校长、来自湖北大学附属中学的副校长王与雄“当头一棒”。

  有50位来自湖北的“精挑细选”的骨干教师“加持”,有经过“千锤百炼、千磨万磨”的湖北先进教学经验方**。最后换来的却是援藏教师担任班主任的7个班,全线失守,而且数学最惨的班平均分才考了20多分。

  “为什么?”王与雄想不通,“为什么还会惨败?本地的教师会怎么看我们?”王与雄的内心无比煎熬。

  王与雄组织了研究:山南一高90%的学生来自农牧民家,理科薄弱,目标意识不强;内地教师和本地教师在教学管理上差异很大,西藏学生“不强**、不学习”;内地教师更强调尊重、平等课堂氛围融洽,师生关系好,但课堂纪律堪忧……

  怎么办?

  钟秋明、邹四雄、傅欣、王与雄,他们有的是援藏****,有的是学校校长,“头带不好,事就干不成”。

  钟秋明和邹四雄决定“两手抓”,既要把山南三高的楼盖起来,保证按时开学,也要把山南三高的**度建起来,保证教学秩序。

  2016年4月15日,钟秋明、邹四雄一进藏,就带着管理****团队先从学习开始:人均阅读有关西藏的著作不少于3本;主动联系东辉学校、一高、二高等当地学校进课堂听课,人均听课不少于20节;与60多位一线教师面对面交流,与学生座谈达300余人次,听取学校管理办学情况介绍;进家庭、入牧区、访学校,熟悉当地风土人情、教育现状,市情、校情、学情……

  这头忙着学习,那头还有5个月开学:校园基建、硬化绿化、****采购、后勤保障、师资安排、教学安排,甚至学校机构代码证等事情,也必须争分夺秒,加班加点。

  而对傅欣来说,短时间内让日喀则上海实验学校再上一个台阶,有难度。

  事实上,傅欣是课程论**士,“科班出身”,而且长期担任上海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副校长,对他来说,“建章立**不是难题,但时间是难题”。

  “一年,我们可以干出些什么?更重要的是我们能给当地留下些什么?”从准备进藏开始,傅欣就一直在思考。

  半年多的琢磨,与团队磨合、与日喀则市教育局磨合,“以教师专业发展为核心,以提高教学质量体系和德育体系为两翼,推进管理的系统化、规范化、科学化、信息化,以管理为抓手,建章建**”的援建路径应运而生。

  “一年时间很短,援助教师可以带一届学生,但对日喀则市教育的边际效益很小。教育质量提高,教师是核心。我们要以教师专业发展为重心,通过建章立**,为西藏留下一支带不走的教师队伍。”傅欣说。

  而在山南一高,面对“血淋淋”的现实,如何“精准援藏、科学援藏”成了王与雄最关注的问题,“两摸底”成了当务之急。

  “一是摸准受援方山南一高的校情,解决需要援什么的问题,使我们的援藏工作接地气。二是要摸准援助方湖北省教育援藏工作队的情况,解决能够援什么的问题,使我们的援藏工作更有底气。”王与雄说。

  经过一年多的援藏实践,湖北省援藏团队****确定了从融合力、研究力、管理力、指导力、示范力、服务力等6个方面提升教育援藏能力,实践精准援藏,成就湖北—西藏两地共同的教育梦想。

  “教育援藏是场足球赛”

  800名教师管理人员,不同地区、不同年龄、不同**格、不同学科,要在1—3年时间里出成绩,谈何容易。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